国学与摄影的跨界:“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揭示绘画大师的晚年美学观

更新时间:2020/11/19
收藏 说说

“全球艺场,上海时间”,世界感官早已注定在11月这个特殊的时间段,被越来越多样、越来越复杂的艺术形态所淹没,而其中由余德耀美术馆举办的展览“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无疑就像一剂视觉的镇定剂。此次展览展示了一组由摄影艺术家胡崇贤拍摄,张大千题題识的照片,主题聚焦于张大千晚年台北居所——摩耶精舍的花卉,从而将大众骚动不安的神经重新引入一个相对典雅与静谧的时空。展览开幕后,胡崇贤先生的家人高兴地表示:“用时下比较时髦的话来形容,这恐怕是一场国画、国学与摄影的Crossover。”

“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余德耀美術馆展览现场,2020

“摩耶精舍”与张大千的园林世界

“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余德耀美術馆展览现场,2020

“摩耶精舍”坐落于台北市外双溪溪水双分之处,既是张大千先生亲自操刀设计的最后居所,也是其苦心经营的致美花园。正是在这里,张大千完成了《晴麓横云》、《秋山图》、《水竹幽居》、《湖山隐居》、《庐山图》等传世之作。“摩耶”之名出于佛典,谓释迦牟尼母亲——摩耶的腹中有三千个“大千世界”之意。关于“精舍”,《世说新语·栖逸》有云:“去郭数十里立精舍,旁连岭,带长川,芳林列于轩庭,清流激于堂宇。”

“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余德耀美術馆展览现场,2020

上世纪70年代末,张大千自美国迁返台湾定居时,买下了一块毗邻台北故宫博物院,占地近2000平方米的土地。这块土地此前曾用作养鹿场后遭废弃,里面有从山林深处潺潺而来的溪水。之后,张大千别出心裁地把一座宽敞又松散的双层楼式四合院放在这块土地的中间。居室外搭配中式园林,遍植花木,建桥引水,立石栽花,形成曲径通幽之势。

胡崇贤,张大千,《摩耶精舍影娥池》,1982年,余德耀基金會收藏

此次展览中,胡崇贤摄于1982年的《摩耶精舍影娥池》得以让人们一窥园中美景。张大千为这幅作品题识:“摩耶精舍影娥池上,红梅新放,崇贤来赏,喜而留影,谓视如辋川一曲也,命为题识”。在这里,辋川指的是唐代诗人、画家王维的乡间山庄“辋川别业”。这座山庄位于辋川的山谷之中,据说林泉之胜,景色之美,可谓达到了诗情画意的地步,而“摩耶精舍”能与之产生某种关联,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其所蕴含的情致与美感。

《如此风标绝世无》,1980年

胡崇贤,张大千,《一枝入牗》,约1980年,余德耀基金會收藏

众所周知,张大千一生酷爱荷花与梅花。因此,在张大千为摩耶精舍做规划时,就希望将这两者巧妙地融入其中,于是形成了现在中庭水池开荷花,后园梅丘树繁茂的格局。与之相呼应的是,此次展览也将整个展厅一分为二,一半以“荷花”为中心,一半以“梅花”为中心。除此之外,摄影所记录的荷花与梅花,不仅包括栽种在泥土中的品种,还有不少是栽种花盆与水缸中的。事实上,盆景作为山水的精华,很早就受到了张大千的喜爱,他也常常以盆景为灵感,构思画作,表达对自然无限的崇敬。

人像之外,以相机代笔画水墨

胡崇贤,张大千,《玉井芙蓉红粉腮》,约1979年,余德耀基金會收藏

在美学风格上,展览所呈现的这批作品带有明显的中国传统诗画的意蕴。这与胡崇贤别致的摄影观及艺术实践密不可分。胡崇贤生于1912 年,自小学习摄影与暗房冲印技术,曾任《苏州明报》记者,并开创“珊瑚摄影社”,从事人像摄影艺术工作。后因供职于“励志社”,拍摄了大量具有历史意义的珍贵镜头与新闻图像。正是凭借其突出的人像摄影,胡崇贤在旧金山国际摄影展上荣获肖像组的第一名。而除了将人像做到尽善尽美之外,胡崇贤更以相机代画笔,力图把摄影提升到水墨画同等的境界。

“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余德耀美術馆展览现场,2020

从展出的作品,我们可以获知胡崇贤不仅在构图上对传统水墨进行了借鉴,同时还尤为细心地在拍摄时,通过将白纸置于花朵与枝干之后,除去一切有干扰性的画面元素,一方面更突出花卉本身的自然之态,另一方面也使人很快地联想到传统绘画中绢纸的特殊质感。胡崇贤镜头下的梅花大部分使用仰视角度拍摄局部,充分展现梅曲、欹、疏的独特风姿,而拍摄荷花则大多采用平视,关注荷叶、茎干与荷花构成的整体画面,但在作品《仙乎僊乎》中,胡崇贤却罕见地采用了俯视,张大千为此特别题识:“崇贤于摩耶精舍得此妙意,不可名状于文,所谓神来之笔也”。由此可见,张大千对胡崇贤摄影艺术的赞赏与喜爱。

胡崇贤,张大千,《五干亭亭》,约1979年,余德耀基金會收藏

有时,胡崇贤为了寻找更准确的图式,会针对同一拍摄对象,进行不同的画面裁切,而面对这些略带实验性的作品,张大千也一概进行了题识,比如在一组粉何摄影中,张大千就分别题写来“轻红约水”“冷香飞上诗句”等不同的描述。而在《五干亭亭》中,张大千甚至还引用了明代画家、诗人徐渭的诗来表达茎叶挺拔,花朵娇艳,荷香如酒的意境。在某种意义上,这些题识不仅是彼时情境与感受的记录,同时也充分体现了张大千对中国古典文学与文化热爱,以及对摄影及绘画之间关系的思考。

胡崇贤,张大千,《细雨轻烟》,约1979年,余德耀基金會收藏

1978年至1982年间,这批作品曾多次在台湾历史博物馆展出,并出版摄影选集。1983年4月张大千先生仙逝,5月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胡崇贤摄制大千生活照片展”,同年9月美国加州亚太博物馆(Pacific Asia Museum)举办展览“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并由时任美术馆中国艺术兼职策展人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文副教授理查德·斯特拉斯伯格博士(Dr. Richard E. Strassberg)将张大千的题字、款识与用印翻译成英文并撰文介绍,成为这组作品重要的研究资料和参考文献。

现场展品介绍

2019年初,这组凝结着两位艺术家共同志趣与创造力的作品,正式成为余德耀基金会的收藏。对于余德耀基金会及美术馆方面,这组作品中摄影与古典视觉表现元素的结合,图像与文字的结合,都在促使人们去重新定义“先锋”,并不断在新的历史环境中延续与发展自身的文化与美学传统。

end


点击↓↓↓立马进店

购藏咨询/商务合作

联系邮箱:99yangkai@163.com

馆馆推荐

周春芽限量桃花版画

几乎是周春芽色彩最浓烈的一幅桃花,

真真切切述说了一个爱情消逝的故事。

桃花作为主题被中国艺术家所用并不鲜见,拿之比作人性和欲望也是常事,但唯独周春芽的“桃花源”最妖艳,也最真实,一改传统绘画中“桃花”温婉娴静的形象,用借古喻今的手法去关照当前时代下人性最深层的情绪,“桃花”寓意也从传统绘画中单纯暧昧的角度切换成深刻的自我审视,审视生活生命的来由。

点击图片进入小程序,立即购买

疫情之下上海ART021火爆开幕,现场捷报频传

艺术生态的全城联动——2020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不是结束,是停顿——刘韡:散场/OVER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99艺术顾问服务

代购现当代名家精品力作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环球体育彩票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