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画院:约齐白石知己“一叙”

更新时间:2020/11/19
收藏 说说

11月13日,由北京画院联合辽宁省博物馆、梅兰芳纪念馆、徐悲鸿纪念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等文博单位及艺术机构共同主办的“知己有恩——齐白石的师友情缘”特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展。

展览开幕当天下午2点举行了展览的媒体见面会,出席活动的有: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研究院院长、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徐悲鸿之子徐庆平,梅兰芳纪念馆副馆长郝永安,梅兰芳的曾孙梅玮,北京画院党委书记刘宝华,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北京画院院长学术研究部主任吕晓女士,北京画院美术馆副馆长郑智威,北京画院美术馆展览部主任、策展编辑薛良以及新闻媒体、书画爱好者等。吴洪亮在展览上介绍说,每年“齐白石”都要走出国门一次,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今年没有出成。但是,如果大家去杭州,在浙江的美术馆可以看到齐白石与黄宾虹的花鸟画对照展,如果去八大山人纪念馆可以看到齐白石致敬他的偶像八大山人的对话展,而北京画院举办的此次“友情”展览,是为了让大家了解齐白石是如何成长的、他跟自己的师友是怎样的关系、他们在一起又有什么样的创造。

北京画院自2015年启动齐白石第二轮陈列展以来,已从绘画题材的角度陆续策划推出了齐白石草虫、书法、山水、人物等多场专题展。此次展览并没有延续以往题材策划思路,而是思考如何链接齐白石的“上下左右”,从客观视角对齐白石进行“定位”,展览将齐白石置于民国的文化史之中,围绕其艺术交游进行研究、策划,重点选取了与齐白石人生历程和艺术发展息息相关的六位关键人物:胡沁园、王闿运、陈师曾、瑞光、梅兰芳、徐悲鸿,从他者的视角聚焦齐白石。此次展览大致可分为6个板块,共汇集了各馆珍藏的齐白石及其师友书画、文献作品100余件(套)。

齐白石《知己有恩》

2.2×2.3×3厘米,1933年

《知己有恩》边款

《知已有恩》青田石,北京画院藏

展览取名“知己有恩”,来自齐白石晚年的一方常用印,边款上述其渊源:“欧阳永叔谓张子野有朋友之恩,予有知己二三人,其恩高厚,刻石纪之。”欧阳修曾为故友张先作《张子野墓志铭》,文中说他与张先有“平生之旧,朋友之恩”,齐白石这方印章正取意于此。“知己有恩”刻于1933年,此时的齐白石已经完成“衰年变法”,不仅立足于京华,更是名望渐隆。于成名之际齐白石仍能感念恩师故友,是难能可贵的品质,也是他获得成功的秘诀之一。

老师:胡沁园、王闿运

此次展览中,汇集了多件齐白石珍藏的胡沁园作品,如“璜宝之廿余年矣,从不示人”的《鹌鹑图稿》,由此可见齐白石对恩师墨宝的珍视。

胡沁园、齐白石《鹌鹑图稿》

34.5×25.3厘米,无年款,纸本水墨,辽宁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沁园忆旧图》

136.4×35.3厘米,1950年,纸本设色,辽宁省博物馆藏

胡沁园画、齐白石题《草蟹图》

47×32厘米,无年款,纸本水墨,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芦蟹图》

75×40厘米,无年款,纸本水墨,辽宁省博物馆藏

胡沁园的《草蟹图》与齐白石的《芦蟹图》,可见齐白石早期作品中对老师胡沁园画法的学习借鉴。

1899年,齐白石经张仲飏引荐正式拜见著名经学家、文学家王闿运(1832—1916,字壬秋,号壬父,亦号湘绮,世称湘绮老人,湖南省湘潭县云湖桥山塘湾人)。后又在友人的劝说下正式拜入王门。1911年2月,王闿运来到长沙,齐白石前去拜见老师,并请老师为自己的祖母作墓志铭。王闿运被弟子的拳拳孝心所感动,以“赏侍讲衔翰林院检讨礼学馆顾问官王闿运”的身份为一位普通乡间农妇写下墓志铭。此次展览中,王闿运手书的墓志铭以及齐白石亲自动手刻石的拓片也一并展出,观众从中可以感受到王闿运对弟子齐白石的暖暖真情。

王闿运《齐璜祖母马孺人墓志铭》

31.8×35.5厘米×2,1911年,纸本墨笔,北京画院藏

王闿运书、齐白石刻《齐璜祖母马孺人墓志铭》

37×67厘米,1911年,纸本拓片,北京画院藏

1939年,王闿运离世已20余年,齐白石终于画完了当年恩师王闿运在雅集上提议的《超览楼禊集图》,并在画中题诗感怀恩师:“忆旧难逢话旧人,阿吾不复梦王门。”此作也在展览中呈现。

齐白石《超览楼禊集图卷》

36.1×132.5厘米,1939年,纸本设色,故宫博物院藏

挚友:陈师曾、徐悲鸿

1919年,齐白石为躲避乡乱正式定居北京。虽然此时的齐白石早已名满湖湘大地,但是初到京城的他却迟迟未能打开自己的局面。挚友陈师曾劝他不必追随前人脚步,而是要变革创新,陈曾在齐白石的作品《墨梅》上题跋“酒后尝为尽情语,何须趋步尹和翁”。

齐白石《墨梅》轴

116×42.5厘米,1917年,纸本墨笔,北京画院藏

1923年,陈师曾在奔丧途中突然患病离世,年仅48岁,年轻挚友的突然离去令齐白石悲痛不已,亲自前往北京艺术界在江西会馆举行的追悼会参加祭奠,并作诗痛悼知音:“安得故人今日在,尊前拔剑杀齐璜。”

齐白石绘、陈师曾题《借山图之一》

30×48厘米,1910年,纸本设色,北京画院藏

陈师曾写《白石词意图册》

11.5×17厘米,1917年,纸本水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1928年,徐悲鸿受邀担任北平艺术学院院长一职,初来北平的徐悲鸿得以首次见到齐白石。薛良说,此次展览中的《寻旧图》便为我们揭秘了两位艺术大师相识的经历。图中背对着观众的持杖老人便是齐白石自己。他用详尽的题跋与自作诗讲述了徐悲鸿邀请自己赴北平艺术学院任教的经历。

徐庆平讲述齐白石与徐悲鸿交往的故事

徐庆平在展览上与大家分享了父亲徐悲鸿与齐白石之间的交往故事。从展出的《奔马》《墨虾》这两幅作品中可以看到两位大师之间那种深厚的友情与流露出的惺惺相惜。齐白石78岁的时候最小的儿子齐良末出生,当时徐悲鸿身在广西桂林,徐闻讯后画了一匹千里马寄往北京,而齐白石收到画作后,十分感动,遂画《墨虾》予以回赠。

徐悲鸿《奔马》

52×78厘米,1938年,纸本水墨,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墨虾》

24×29.5厘米,1938年,纸本水墨,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写给齐白石的信札

弟子:瑞光、梅兰芳

齐白石初到北京时,常借住在京城的寺院里,由此与衍法寺的住持瑞光相识。瑞光(1878—1932),号雪庵,曾任北京阜成门外衍法寺、广安门内莲花寺住持。当时享有盛誉的画僧瑞光对齐白石的画艺十分叹服,于是便拜齐白石为师。拜入齐门后,瑞光剑走偏锋,专攻齐白石并不被时人认可的山水、人物,画作颇得齐白石精髓,齐白石欣然题跋称瑞光“平铺直布不求工,翁似高僧僧似翁”,将他视作自己的得意门生。1926年,齐白石仿效前人,将自己与门人瑞光和尚、友人冯臼庵合称为“西城三怪”,并作《西城三怪图》,从中可见齐白石与弟子瑞光交往的密切。

齐白石《西城三怪图》

60.9×45厘米,1926年,纸本设色,中国美术馆藏

瑞光《山水》

19.5×54.5厘米,无年款,纸本设色,北京画院藏

瑞光《借山问道图》

83.5×43厘米,1924年,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1920年,齐白石通过好友齐如山的引见与京剧名伶梅兰芳相识,此时的梅兰芳醉心书画,与京城画坛名流交往密切,梅兰芳被齐白石的画艺所折服,相识不久后便拜入门下学画工虫。

新中国成立后,齐白石与梅兰芳合影

梅兰芳的“缀玉轩”是民国文化名流经常雅集的场所,齐白石也曾多次到访。园中栽植的花木令齐白石大开眼界,尤其是梅兰芳从日本引进的牵牛花更是盛开满园,有的花朵竟有碗口大小,这令齐白石惊叹不已,更是萌发了画牵牛花的兴趣,几经摸索变化,牵牛花终于成为齐白石花鸟题材中一朵艳丽的奇葩。本次展览中,观众便可看到梅兰芳纪念馆珍藏的“百本牵牛花碗大”的《牵牛花》。

齐白石《牵牛花》

125×35厘米,1920年,纸本设色,梅兰芳纪念馆藏

梅兰芳《摹罗瘿公行书放翁梅花诗》

169.5×43厘米,1920年,珂罗版印刷品,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枇杷》

103×34.5厘米,1955年,纸本设色,梅兰芳纪念馆藏

北京市文化局与北京文联敬献梅兰芳舞台生活五十年纪念

梅兰芳纪念馆副馆长郝永安在展览现场说:“在齐白石先生的‘朋友圈’里,梅兰芳先生是很重要的一位,而在梅兰芳先生的‘朋友圈’里,齐白石先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可以从整个展览中更加充分地了解和认识到一位艺术大家的艺术历程是如何形成的、艺术成就是如何实现的。”

梅玮讲述齐白石与梅兰芳的交往故事

梅兰芳曾孙梅玮介绍说,此次梅兰芳纪念馆提供的每一张展品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从中可看到那个时代戏曲界与书画界的关系十分密切,大师们互敬互爱、共同进取,让人看了非常感动。

齐白石与师友之间的交往为后人留下许多文化轶事,他们真挚的情谊也让人感受到一份温暖。知己有恩,可以说在齐白石艺术天分和不断努力的背后,正是他自身的朴素与真诚,以及投桃报李、心怀感恩的人生态度,才使齐白石获得了更多人的尊敬。与良师益友的交往,不但促成了齐白石艺术上的突破,也在客观上为他赢得了更多的人生际遇。恩师、知己、友人的提携与帮扶,共同促成了齐白石在艺术上的伟大成就。

展览展至2021年1月31日。

扫描订阅2021年《中国书画报》200元全年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环球体育彩票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