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质和结体哪个更重要?——观王子庸书法高研班结业展有感

更新时间:2020/11/19
收藏 说说

“线质·书道”王子庸书法高研班结业展开幕那日,我恰出差在外,第二天才和友人一起到东岳美术馆看展。偌大的展厅已经没有了开幕时的喧嚣,只我俩安安静静地冒充着内行一丝不苟地巡视展厅,得以饱尝王子庸先生和他学生们精彩的展品,并享随意品评之快。没想到我认识的一些朋友,尤其是书法零基础的几位朋友,师从王子庸一年多以来,作品蔚然可观。只见一幅幅书作中锋用笔,力透纸背,线质大有脱胎换骨之感,结体也都中正沉稳,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我们边走边看,发现有些展品的正文与落款不是同一人所书,落款的线质感、力量感更强,更具“书法性”,我不由赞叹:“这些作品的落款真棒!”后来才了解到有些学员上交作品时未落款,是王子庸代为落款。这与王献之小时候练字的一则故事有点相似,说王献之小时候跟随父亲王羲之练字,他写了个“大”字,王羲之提笔添了一“点”。王献之拿给母亲看,母亲看过之后,赞许道“不错,尤其这一‘点’最棒”。王夫人能看出这一点更加高明,似乎也暗合了王子庸“线质说”的重要性、正确性,似乎一幅作品的线质才是这幅作品的灵魂。

王子庸任教于山东财经大学艺术学院,浸淫书法三十余年,对书法艺术有着独到的见解。近年,又倡导书法“线质说”,他说:“书法,用笔、结字和章法三要素缺一不可,但用笔以及由用笔生成的线质乃核心要素。结字和章法是外形式,用笔和线质是内形式。线质是书法所有要素中离‘人’最近的,线质与主体心灵同构。”我品味良久,不能得其中三昧。因为我固执地以为,在中国,阴阳平衡、中庸之道根深蒂固,书法应以“结体”最为重要,尤其是中国方块字,中正平和,重心稳固,线质再好也是要为结体服务的,结体才是书法的基础。如果说结体是书法的“皮”,那么线质则是书法的“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丑书”之论甚嚣尘上,未必不是因为过分强调夸张的线质、过分追求突出的个性、胡乱结体盲目挑战传统之过。而章法布局也是结体的延续,同样追求重心稳固、布局中正平和。有时候,章法还能补充单个字重心失衡之不足。当然,这都只是我一己之念,不见得正确,大胆说出,求证方家。

说到这里,我倒想试改一下王献之小时候练字的故事:王献之写了一个“大”字,感觉不错,拿给父亲王羲之看。王羲之看了看,觉得这个“大”字的“撇”太短、“捺”太长,字体倾斜,重心不稳,遂拿起笔补上了一“点”。当王献之拿给母亲看时,母亲感觉这个“太”字结体美观大方,重心稳固,无可挑剔,心中暗许但又不敢太赞,遂找技法的毛病,发现唯有那一“点”线质最为有力,这才说“不错,尤其这一‘点’最棒”。

拿我臆造的故事来解读王子庸的“线质说”,似乎这个说法没有错。王子庸书法造诣极深,他结字中正平和,重心稳定,完全符合传统的审美观念,可谓早已过了书法的“结体”关,当然会把目光投到更高深、更自由的线质之美上来。用优美的线质写出和谐的字体,这无疑是锦上添花,因此,王子庸的书法浑厚而灵动,更具活力。可是我依然固执地认为,这不能证明线质是书法的核心要素会比结体更重要。

撰此拙文,并不是要与王子庸唱对台戏。我喜欢他的书法,也仰慕他的人品,他对我的“胡言乱语”当不会在意。只可惜他来新泰传道授业解惑时,我少有时间聆听教诲,内心感到十分遗憾,或许这也是造成我顽固不化的原因。(附图为王子庸书作)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环球体育彩票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