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峰:由“直播卖画”想到的美育问题

更新时间:2020/11/19
收藏 说说

《中国美术报》第204期 美术新闻

近来,“直播带货”火爆互联网平台,瞬间吸粉无数,形成了一种新的经济形式——“直播经济”。这其中,“直播卖画”也应运而生。

笔者在多种互联网平台观看了多家直播卖画后发现,这其中不乏优秀画家、画坛新秀,他们有着不错的绘画功底,作品格调不俗,有较高的观赏价值和一定的收藏价值,而且价格也比较亲民,多在500—2000元之间,与实体画廊动辄几千上万元的作品相比,毫不逊色。但这毕竟是少数,更多的“网红画家”则呈现出完全相反的表现,有的一边蘸墨一边叫卖,有的作画动作怪异、咆哮嗥叫。总之,只要能卖出画,怎么吸人眼球怎么来。

然而,这并不是笔者最大的担忧,毕竟“杂耍式”的作画卖画,很多明眼人还是能看出门道的,“愿者上钩”者总是有限。“直播卖画”让笔者想到,什么样的卖画方式并不重要,互联网的无限传播空间、便捷的参与方式,让老少妇孺走近书画、喜欢书画、购买书画、收藏书画,这是现代科技惠及大众亲近文化的新途径。笔者的担忧在于,一些“辣眼睛”的“三俗”作品长期占据着视频封面,这让我们很难将眼前所见与画、与美联系在一起,这些作品不仅毫无艺术性与审美性可言,而且误导了大众对艺术之美的认知与感受,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社会美育的价值体系。而恰恰这一类作品粉丝最多、销路最好,有的还价格不菲。看到这些,笔者顿时心生悲凉。这一现象才是“直播卖画”带给我们最大的思考,即社会美育教育、校园美育教育亟待提升。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在倡导素质教育,提出德智体美劳要全面发展。但困于考试、升学的现实压力,基础教育阶段美育教育基本处于“空档”状态。实际上,美育教育在人的幼年阶段就应该重视起来,儿童对美的敏感性是成年人所无法比拟的,尤其是在儿童发育的敏感期,对美有着极强的洞见力。尽管在高等教育阶段,各种美育课程、公共美育活动丰富多彩,但这已经不是一个人审美感受的最佳培养期了,或者说很多人已经对美麻木了。

在现有条件下,一些社会公共文化机构开展的美育活动还不能完全达到社会的需求。美育教育发展需要更广泛惠及社会大众,不是美术工作者和美术爱好者的专属,而是要通过各种方式引导普通民众参与其中,从中感受艺术之美,体验艺术之美带给我们的幸福感、满足感和获得感,叩开心灵对高雅艺术的向往与追求,乃至参与高雅艺术的创作。

由此,可以说“直播卖画”所出现的一些不良现象,并非是一个媒介传播问题、销售方式问题,从根本上说是一个美育教育问题。只有我们重视校园美育教育、加强社会美育引导,让大众参与到更多的高雅艺术活动中,不断提升自身的审美能力、审美格调,增强对书画艺术的鉴别和欣赏水平,那些格调不高的“三俗”作品自然就少了,一些“江湖画家”的市场也就小了。到那时,“直播卖画”可能会成为一种便捷、直观、具有体验感的书画消费模式,也必然会被更多、更广泛的人群所喜爱。■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编辑| 李振伟

制作|千 惠

校对|蔡培新

《中国美术报》为周报,2021年出版40期。邮发代号:1-171

1.全国各地邮政支局、邮政所均可订阅,192元/年

2.直接向报社订阅,发行联系人:吴坤

电话:13071178285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环球体育彩票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