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的婚礼》中隐藏着怎样的细节

更新时间:2020/11/19
收藏 说说

《中国美术报》第205期美术副刊

《迦南的婚礼》是委罗内塞为圣乔尔乔·马乔里修道院创作的大型装饰画,画面面积大约70余平方米。它的素材取自《圣经》,讲述了耶稣第一次现出神迹的故事:耶稣和圣母玛利亚在约旦河畔的迦南遇到一户人家正在举行婚礼,大家欢聚享乐,把酒都喝光了,于是耶稣变出了许多上好的酒食,供大家继续把酒言欢。在这样一张庞大而繁复的画作中,除了创作主题所带来的宗教意义外,还隐藏着艺术家创作时无意或刻意带入的大量信息。尤其是画面中形形色色的人物,他们作为故事的载体,是这幅宗教故事画中毋庸置疑的主角。

【意大利】委罗内塞迦南的婚礼 布面油画

瓦萨里在这幅作品完成的五年后曾这样评论道:“如果我的记忆准确,超过150个人头是可见的。”仔细点数后发现画面上展现的人物,包括某些隐蔽地露出一只袖子或一顶帽子的人物在内共有127个。但站远观察这幅作品,却感觉画面中的人物成百上千。而瓦萨里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错觉,是由人物在画面中的分布、组合造成的。如果将画面横着分为四部分:以建筑的一层为第一、二部分,二层为第三部分,建筑顶部为第四部分,可以发现每部分之间最多相差59人。由此可见,利用人物布局来制造拥挤感的任务被交予纵向的布局上。高密度前景和空旷远景之间的差距,带来人潮向观看者涌来的冲击感和纵深感,使宴会的场景显得喜庆、热闹。

最重要的人物坐在画面的横向中点、纵向的黄金分割点上:身着传统的红衣蓝袍、头顶圣光的耶稣,露出桌子的上半身呈稳定的三角形,营造出神圣、安宁的氛围。在他身上所使用的红色与蓝色的明度比周围人物更高,保证了他能在大量人物中脱颖而出。左侧的圣母同样头顶圣光,但其衣饰的色彩纯度比耶稣更低,与她所穿戴的白袍黑头巾呼应,是对哀悼耶稣的暗示。圣母的左手呈握着酒杯的动作,但手中却空无一物,她正在对耶稣说着:他们没有酒了。位于圣母子两侧的是追随着耶稣的门徒:左侧的白发老者为彼得;右侧的黑发中年人则是他的弟弟安德烈;手握刀子的圣徒是巴多罗买,他手中的刀子预示着他最终将遭受剥皮之刑的命运。

酒侍和倒酒的仆人位于画面右侧:酒侍高举酒杯,难以置信地盯着里面的液体,凸显了这幅画的主题——水变酒的奇迹,身旁弯腰的仆人倒出的红酒则强调了这个奇迹的真实性。这位白衣酒侍的模特正是委罗内塞的弟弟贝内德托·卡奥里,其衣纹上的郁金香既是婚姻的象征,也是天使加百列的象征。

另外,画面左侧的蓝衣女子正在剔牙,剔牙这一行为是不为文明社会所认同的,委罗内塞却将其置于大庭广众之下,颇具讽刺意味。牙签在当时多为金银或象牙制成,属奢侈品,与当时威尼斯画派热衷于将贵族生活罗织进宗教题材中的风气不无关系。

这是一场极其奢华的婚宴。新娘穿着属于威尼斯上流社会小姐的豪华婚服,新郎则身穿东方服饰。此桌其他两位金发女性的面部有着明显的相似性,且衣着华丽,因此我们判断她们与新娘是姐妹关系。根据橘衣女性左手亲昵地搭上一旁男子的动作,进一步判断那些东方衣着的男人分别是她们的丈夫。整幅画面中,东西方元素的碰撞不仅仅于此,倒酒的大缸和宾客的座椅饰有萨提尔等异教主题的装饰,这些设置不仅加强了画面的观看性,同时更为了强调故事发生于东方。

1562年,威尼斯颁布法令规定,除了总督的妻女,其他女人在被邀参加婚宴的场合外不允许佩戴珍珠项链。因此委罗内塞使新娘的三位姐妹戴上了华美的珍珠以遵守这个规定。然而画面中镶嵌珠宝的丝绸服饰、装饰华丽的餐具柜、丰盛的食物等,一切的奢华都与反奢的规定相斥,可见禁奢令的执行力度实际上并不大。在经济相对发达的时代,人们自然追求与经济水平相对应的生活质量,加之时尚本身的性质和统治阶级对于奢侈品使用自相矛盾的态度,使得法律限制时尚这件事变得不再可行。因此,即使这场婚礼只是作为宗教故事的背景,也仍被描绘得十分奢华。

我们在耶稣一行人前面的乐队中还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比画家的自画像,我们判断白衣乐手的原型是委罗内塞本人,面容与前文提到的酒侍弟弟极其相似。在乐器组的小桌上有一只象征虚空的沙漏,它与欢快演奏者的乐队一起暗示着现世短暂的欢愉,而后方沉静的耶稣则代表着宗教一方永恒的神性。俗世的众人正在喧闹,而神性的一方却始终保持着沉静,仿佛置身事外一般。委罗内塞创造了这神性与世俗结合又分离的场所,将严肃的宗教典故描绘得亲切幽默又不失格调。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宴请中丰盛的菜肴。桌上摆放着的各式甜点是威尼斯传统美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许多威尼斯画派的作品中寻到踪迹。餐桌上可辨认出温桲酪,这是当时欧洲的常见甜点。后方厨案似乎在不断地加工着肉类,但餐桌上几乎都是甜点和水果,可见羊肉只是作为象征存在的。画面上方,我们由右侧抬出的被剥皮的羔羊可知,人们正在切分羊肉,分食羊肉象征分食圣体。厨案置于耶稣的正上方,而羊又为耶稣的象征,喻示其将在未来受刑,为人类而献祭。

《马可福音》在讲述耶稣受洗时写道:“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因此圣灵经常以鸽子形象出现在西方宗教画中。并且酿酒行业以圣灵为主保圣人,圣灵的形象化作画面上方钟楼处的鸽子,隐含了这双重含义,暗示耶稣以水化酒的神迹。

谈到酒,我们可以在画面中找到同式样的酒缸刚好六个,这与《圣经》中记载的“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有六口石缸摆在那里,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的描述相符。缸柄装饰的羊头暗示基督神迹的显示,人们手中的红酒则与羊肉呼应,喻示圣体祭祀的圣血。还有画面右侧撒落的玫瑰花,是婚姻和爱情的象征,烘托婚礼的欢乐气氛。在《圣经》的描述中,耶稣在受刑时,他的荆棘冠竟开出了玫瑰,这是十分明显的宗教暗示。同时白玫瑰还象征着处女玛利亚的贞洁,与其他各处宗教象征相呼应。

除此之外,画面中的各种小动物也引起了我的关注。其中,猫往往被人们认为是动物中较为灵异的存在。此画中一只猫正抱着一只双耳瓶,瓶中装的正是耶稣神迹带来的酒,猫则是瓶中水变酒过程的见证。立于表演者臂上的鹦鹉应是作为娱乐活动的象征,由于鹦鹉本身说话的本领,经常成为雄辩者的象征,当然在此也可能只是为了丰富画面或凸显主人家的财力而安排。我们可以看到,画面中出现了至少六只狗。狗一向是忠诚的象征,出现在婚礼现场表现婚姻的忠贞;另一方面,体现出威尼斯贵族豢养宠物的生活风气。巧合的是,画面中所有动物的眼光都集中于右侧酒缸。因此我猜测,动物的设置在此处还有以动物超人类的直觉表现对超自然现象的预感之意。

从创作主题上来看,《迦南的婚礼》显示出了宗教与现实生活相结合的现实主义倾向,但对现实的描述仍然偏向理想。文艺复兴后的意大利,人文主义思想流行起来,威尼斯民众并不完全对宗教抱持绝对虔诚的态度,艺术作品中更多表现出的是对生活的热爱与享乐情结。威尼斯特有的宗教和世俗相融合的氛围影响了委罗内塞的艺术,使他将现实主义具象化并搬到了理想的画面中,形成了充满世俗情趣、偏重生活与现实表达的风格特点。■

编辑|千 惠

制作|千 惠

校对|王密林

《中国美术报》为周报,2021年出版40期。邮发代号:1-171

1.全国各地邮政支局、邮政所均可订阅,192元/年

2.直接向报社订阅,发行联系人:吴坤

电话:13071178285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环球体育彩票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