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黄庭坚与江西诗派

更新时间:2021/1/12
收藏 说说

第六章黄庭坚与江西诗派

“苏门四学士”和“苏门六君子”

苏轼《答李昭玘书》说,黄庭坚、晁补之、秦观、张耒等人,“皆世未之知,而轼独先知之”。这四人都由于苏轼的赏识赞誉而知名于世,因他们都曾担任馆职,故被称为“苏门四学士”。

黄庭坚、晁补之、秦观、张耒四人加上陈师道和李廌,又合称“苏门六君子”。他们都是北宋后期文坛的主要力量。

第一节黄庭坚

在苏门作家中,黄庭坚在诗歌方面成就最为突出。在宋诗史上,黄庭坚与苏轼齐名。不仅与苏轼并称“苏、黄”,而且开宗立派,开创了影响深远的“江西诗派”。

一黄庭坚的生平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又号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人称黄太史、黄文节公。英宗治平四年(1067)进士及第,调汝州叶县(今河南)尉。熙宁五年,以文章优等除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国子监教授,留任七年。此后曾知吉州太和(今属江西)县、监德州德平(今属山东)镇等。元丰八年(1085),除授秘书省校书郎。元祐元年(1086),除神宗实录院检讨官,主持修撰《神宗实录》。元祐六年(1091),《神宗实录》修成,擢起居舍人。绍圣初,黄庭坚被加以“诬毁”先朝的罪名,责授涪州别驾、黔州(今四川彭水)安置。元符元年(1098)移戎州(今四川宜宾)安置。宋徽宗建中靖国(1101)初,从贬所东归。崇宁二年(1103),除名羁管宜州(今广西宜山),崇宁四年(1105)九月病逝于宜州。

南宋初,黄庭坚被朝廷追赠为直龙图阁学士。南宋末年,谥“文节”,陈纬撰《太常寺议谥》说:“公之文名,愈久愈著,如皦日行天,终古不灭,非道德博闻不及此;公之气节,愈挫愈劲,如精金之在冶,百炼不磨,非能固所守不及此。”

二黄诗的题材取向及观照方式

黄庭坚的诗歌内容丰富,而且具有非常鲜明的个性,这首先表现在他的诗歌的题材取向上。他写过一些关怀现实民生问题的作品,如《流民叹》、《上大蒙笼》等。

不过,最能体现黄庭坚诗歌题材取向特点的,主要还不是这一类作品。他流传下来的一千九百多首诗,题材以感时抒怀、描摹山水、思亲怀友、题咏书画为主,表面上似乎并无多少独特之处,但实际上他对题材的选择和把握都有独特的角度。

他特别擅长发掘独特的感悟和体验,侧重表现个人的内心世界和道德情操,这其实就是他在题材取向和诗性观照上与其他诗人很不相同的地方。

苏轼在讨论到如何写出好诗时说过,应该“阅世走人间,观身卧云岭”,强调“阅世”“观身”,这是苏轼。黄庭坚则与苏轼不同,他追求的是“格物”、“观心”。而就外物和内心相较,则黄庭坚更重视内心,苏轼评价他是“轻外物而自重”。

就自身和外物的关系而言,黄庭坚是“轻外物而自重”。

《上大蒙笼》

黄雾冥冥小石门,苔衣草路无人迹。苦竹参天大石门,虎迒兔蹊聊倚息。阴风搜林山鬼啸,千丈寒藤绕崩石。清风源里有人家,牛羊在山亦桑麻。向来陆梁谩官府,试呼使前问其故。衣冠汉仪民父子,吏曹扰之至如此。穷乡有米无食盐,今日有盐无食米。但愿官清不要钱,长养儿孙听驱使。

《赣上食莲有感》

莲食大如指,分甘念母慈。共房头{角戢}{角戢}(通濈濈,羊角聚集貌),更深兄弟思。实中有幺荷,拳如小儿手。令我忆众雏,迎门索梨枣。莲心政自苦,食苦何能甘?甘餐恐腊毒,素食则怀惭。莲生淤泥中,不与泥同调。食莲谁不甘,知味良独少。吾家双井塘,十里秋风香。安得同袍子,归制芙蓉裳。

《陈留市隐》并序

陈留江端礼季共曰:“陈留市上有刀镊工,年四十馀,无室家子姓,惟一女年七岁矣。日以刀镊所得钱与女子醉饱,则簪花吹长笛,肩女而归。无一朝之忧,而有终身之乐。疑以为有道者也。”陈无己为赋诗,庭坚亦拟作。

市井怀珠玉,往来人未逢。乘肩娇小女,邂逅此生同。养性霜刀在,阅人清镜空。时时能举酒,弹镊送飞鸿。

《和答钱穆父咏猩猩毛笔》

爱酒醉魂在,能言机事疏。平生几两屐,身后五车书。物色看《王会》,勋劳在石渠。拔毛能济世,端为谢杨朱。

《六月十七日昼寝》

红尘席帽乌靴里,想见沧洲白鸟双。马龁枯萁喧午枕,梦成风雨浪翻江。

关于沧洲白鸟

《呈外舅孫莘老》二首其一:“九陌黄尘乌帽底,五湖春水白鸥前。”

《次韵師厚病間》十首其六:“梦作白鸥去,江湖水粘天。”

《演雅》:“江湖野水碧于天,中有白鸥闲似我。”

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三黄庭坚诗歌的艺术个性

首先是其章法结构曲折多变,往往出人意表。变化出奇的章法结构,使其诗意显得深峭曲折。

其次在诗歌的构思、修辞和字词锤炼上,追求新颖奇绝,出奇制胜。语言风格新奇生硬。

第三以打破常规的声律结构制造奇峭的抒情效果。

《题竹石牧牛》

子瞻画丛竹怪石,伯时增前坡牧儿骑牛,甚有意态,戏咏。

野次小峥嵘,幽篁相倚绿。阿童三尺箠,御此老觳觫。石吾甚爱之,勿遣牛砺角。牛砺角尚可,牛斗残我竹。

《题郑防画夹》

惠崇烟雨归雁,坐我潇湘洞庭。欲唤扁舟归去,故人言是丹青。

《戏呈孔毅父》

管城子无食肉相,孔方兄有绝交书。文章功用不经世,何异丝窠缀露珠。校书著作频诏除,犹能上车问何如。忽忆僧房同野饭,梦随秋雁到东湖。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支欣然会心为之作咏

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是谁招此断肠魂,种作寒花寄愁绝。含香体素欲倾城,山矾是弟梅是兄。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

《次韵雨丝云鹤二首》其一

烟云杳霭合中稀,雾雨空蒙密更微。园客茧丝抽万绪,蛛蝥网面罩群飞。风光错综天经纬,草木文章帝杼机。愿染朝霞成五色,为君王补坐朝衣。

《题落星寺岚漪轩》

落星开士深结屋,龙阁老翁来赋诗。小雨藏山客坐久,长江接天帆到迟。宴寝清香与世隔,画图妙绝无人知。蜂房各自开户牖,处处煮茶藤一枝。

《寄黄几复》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跋子瞻和陶诗》

子瞻谪岭南,时宰欲杀之。饱吃惠州饭,细和渊明诗。彭泽千载人,东坡百世士。出处虽不同,风味乃相似。

《鄂州南楼书事》

四顾山光接水光,凭栏十里芰荷香。清风明月无人管,并作南楼一味凉。

黄庭坚诗歌之所以能新奇脱俗,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与他对文学创新的深刻认识和人格上的不随流俗有直接的关系。他在理论上尤其重视艺术上的独创出新,反对模仿前人,《以右军书数种赠丘十四》说:“随人作计终后人,自成一家始逼真。”《赠谢敞王博喻》又说:“文章最忌随人后。”文学的发展在于创新,创新就必须破除陈规,因此他告诫后学说:“不可守绳墨令简陋”。

附:第六章第一节扩展内容:

甲,关于山谷诗的风格及评价问题

黄庭坚避熟就生、翻新出奇的诗法,形成了以生新、瘦硬、奇峭为主调,而兼有老朴平淡的独特诗风,使世人耳目为之一新,但对其艺术风格的评价,却往往走向两个极端。

张耒《读黄鲁直诗》:“不践前人旧行迹,独惊斯世擅风流。”

刘克庄《江西诗派小序》:(山谷诗)“荟萃百家句律之长,究极历代体制之变。”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卷十:(山谷诗)“不惟凡近浅俗、气骨轻浮,不涉毫端句下,凡千人胜境,世所程序效慕者,尤不许一毫近似之。” “英笔奇气,杰句高境,自成一家。”

张戒《岁寒堂诗话》则称其为“邪思之尤者”;王若虚《滹南诗话》又称其为“剽窃之黠者”。

王若虚《滹南诗话》:“山谷之诗有奇而无妙,有斩绝而无横放,铺张学问以为富,点化陈腐以为新,而浑然天成、如肺肝中流出者不足也。此所以力追东坡而不及欤。”

乙,关于黄庭坚诗论

寄晁元忠十首其五

楚宫细腰死,长安眉半额。比来翰墨场,烂漫多此色。文章本心术,万古无辙迹。吾尝期斯人,隐若一敌国。

关于点铁成金

《答洪驹父书》

自作语最难,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人读书少,故谓韩杜自作此语耳。古之能为文章者,真能陶冶万物,虽取古人之陈言入于翰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文章最为儒者末事,然既学之,又不可不知其曲折,幸熟思之。至于推之使高,如泰山之崇崛,如垂天之云,作之使雄壮,如沧江八月之涛,海运吞舟之鱼,又不可守绳墨令简陋也。

《国老谈苑》:宋真宗向贺兰归真问道教点化之术,答曰:“臣请言帝王之术,愿以尧舜之道点化天下。”

《祖堂集》卷十三《招庆和尚》:“问:‘环丹一颗,点铁成金;妙理一言,点凡成圣。请师点。’师云:‘不点。’”

《景德传灯录》卷十八《灵照禅师》:“问:‘还丹一粒,点铁成金;至理一言,点凡成圣。请师一点。’师曰:‘还知齐云点金成铁么?’”

《五灯会元》卷七《翠岩令参禅师》:“问:‘还丹一粒,点铁成金;至理一言,转凡成圣。学人上来,请师一点。’师曰:‘不点。’”

《五灯会元》卷十七《黄龙慧南禅师》:“云门如九转丹砂,点铁成金。”

关于夺胎换骨

标点一,山谷云:“诗意无穷,而人才有限。以有限之才,追无穷之意,虽渊明、少陵,不得工也。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骨法。规模其意形容之,谓之夺胎法。”如郑谷《十日菊》曰:“自缘今日人心别,未必秋香一夜衰。”此意甚佳,而病在气不长。西汉文章雄深雅健者,其气长故也。曾子固曰:“诗当使人一览语尽而意有余,乃古人用心处。”所以荆公作《菊诗》则云:“千花百卉凋零后,始见闲人把一枝。”东坡则曰:“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又如李翰林诗曰:“鸟飞不尽暮天碧。”又曰:“青天尽处没孤鸿。”然其病如前所论。山谷作《登达观台》诗曰:“瘦藤拄到风烟上,乞与游人眼界开;不知眼界阔多少?白鸟去尽青天回。”凡此之类,皆换骨法也。顾况诗曰:“一别二十年,人堪几回别。”其诗简缓而立意精确。舒王《与故人诗》曰:“一日君家把酒杯,六年波浪与尘埃;不知乌石江头路,到老相逢得几回。”乐天诗曰:“临风杪秋树,对酒长年身;醉貌如霜叶,虽红不是春。”东坡《南中作》诗曰:“儿童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凡此之类,皆夺胎法也。学者不可不知。(惠洪《冷斋夜话》卷一,日本五山本)

标点二,山谷云:“诗意无穷,而人才有限。以有限之才,追无穷之意,虽渊明、少陵,不得工也。” 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骨法。规模其意形容之,谓之夺胎法。如郑谷《十日菊》曰:“自缘今日人心别,未必秋香一夜衰。”此意甚佳,而病在气不长。西汉文章雄深雅健者,其气长故也。曾子固曰:“诗当使人一览语尽而意有余,乃古人用心处。”所以荆公作《菊诗》则云:“千花百卉凋零后,始见闲人把一枝。”东坡则曰:“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又如李翰林诗曰:“鸟飞不尽暮天碧。”又曰:“青天尽处没孤鸿。”然其病如前所论。山谷作《登达观台》诗曰:“瘦藤拄到风烟上,乞与游人眼界开;不知眼界阔多少?白鸟去尽青天回。”凡此之类,皆换骨法也。……

关于雅与俗

黄庭坚《再次韵杨明叔并引》

庭坚老懒衰堕,多年不作诗,已忘其体律。因明叔有意于斯文,试举一纲而张万目:盖以俗为雅,以故为新,百战百胜。(《山谷诗内集注》卷12)

(苏轼《题柳子厚诗》:“诗须要有为而作,当以故为新,以俗为雅。”)

黄庭坚《书缯卷后》

少年以此缯来乞书,渠但闻人言老夫解书,故来乞尔,然未必能别功楛(kǔ粗劣)也。学书要须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精神之宅,心也,语出《庄子》)无程(典范、法度),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锺繇)、逸少(王羲之),只是俗人耳。余尝为少年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或问不俗之状。老夫曰:难言也。视其平居,无以异于俗人,临大节而不可夺,此不俗人也。平居终日,如含瓦石,临事一筹不画,此俗人也。虽使郭林宗、山巨源复生,不易吾言也。

注:《晋书》卷七十《卞壸传》:“壸干实当官,以褒贬为己任,勤于吏事,欲轨正督世,不肯苟同时好。然性不弘裕,才不副意,故为诸名士所少。……阮孚每谓之曰:卿恒无闲泰,常如含瓦石(古俗,人死,含玉下葬以防腐,故以“含瓦石”表示鄙吝而无价值),不亦劳乎?”壸曰:“诸君以道德恢弘,风流相尚,执鄙吝者,非壸而谁!”

郭林宗,后汉人郭泰,善鉴识,见《世说新语》。

《题意可诗后》

宁律不谐而不使句弱,用字不工,不使语俗,此庾开府之所长也,然有意于为诗也。至于渊明,则所谓不烦绳削而自合者。虽然,巧于斧斤者多疑其拙,窘于检括者,辄病其放。……说者曰:若以法眼观,无俗不真;若以世眼观,无真不俗。渊明之诗,要当与一丘一壑者共之耳。

关于自然与雕琢

《与王观复书三首》之一(节录)

好作奇语,自是文章病,但当以理为主,理得而辞顺,文章自然出群拔萃。观杜子美到夔州后诗,韩退之自潮州还朝后文章,皆不烦绳削而自合矣。

《与王观复书三首》之二(节录)

所寄诗多佳句,犹恨雕琢功多耳。但熟观杜子美到蘷州后古律诗,便得句法,简易而大巧出焉,平淡而山高水深,似欲不可企及。文章成就,更无斧凿痕,乃为佳作耳。

陆九渊《与陈帅书》

至豫章而益大肆其力,包涵欲无外,搜抉欲无秘,体制通古今,思致极幽渺。贯穿驰骋,功力精到。……斯亦宇宙之奇诡也。开辟以来,能自表见于世若此者,如优昙花,时一现耳。(《象山先生全集》卷七)

第二节江西诗派的形成

在黄庭坚周围和身后,形成了一个直接接受过他的指导或者间接学习他的诗法的诗人群,文学史上称为“江西诗派”。北宋后期的诗坛主要是“江西诗派”的天下。所谓“江西诗派”的说法,最初出自两宋之际的吕本中,他作的《江西诗社宗派图》,提出了江西诗社宗派的概念,后来被简称为“江西诗派”。

吕本中《江西诗社宗派图》

吕本中《江西诗社宗派图》尊黄庭坚为诗派开创人,把当时一批学习黄庭坚的诗人列入其中。吕本中原图已经失传,宋代一些诗话笔记记载了大概的内容和人名。据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四十八记载,计有陈师道、潘大临、谢逸、洪刍、洪朋、洪炎、李彭、徐俯、汪革、韩驹、晁冲之、江端本、饶节、僧祖可等二十五人。

吕本中原图中无陈与义,南宋严羽《沧浪诗话》说陈与义“亦江西诗派而小异”,开始把他看作“江西诗派”诗人,宋末元初方回《瀛奎律髓》)卷二十六于是提出“江西诗派”一祖三宗的说法,“一祖”指杜甫,“三宗”指黄庭坚、陈师道和陈与义。

江西诗派诗人的基本情况

从江西诗派诗人的情况看,有两点值得注意,

一是社会地位都比较低,多是一些清寒的士人,即使个别做官,官位也不高,还有三个和尚,但是这些人大都比较重视学问修养,看重道德品质,具有清高的人品。

二是这些人在政治上都是受压制的一派,北宋后期蔡京专权,实行元祐党禁,严禁元祐学术,苏轼、黄庭坚诗文都在被禁止之列。而江西诗派中大多数人,或是元祐党人的后代,或是元祐党人的同情者,吕本中本人则是出身于元祐学术世家,总之在政治上是属于当时被压制的阵营。

一个诗派的形成总要有深刻的原因,文学内部的原因和外部的原因,江西诗派形成也一样。

第三节陈师道

陈师道(1053—1101)字无己,又字履常,号后山居士。徐州彭城(今徐州)人。早年曾向曾巩学习古文,后来又得到苏轼的赏识,是所谓“苏门六君子”之一。元祐二年,苏轼推荐他做了徐州州学教授。绍圣元年,贬逐旧党,他被目为苏轼馀党而罢职。元符三年(1100)任秘书省正字,次年病卒。

陈师道的成就主要是诗歌,他是“江西诗派”所谓三宗之一,与黄庭坚并称为“黄、陈”。

陈师道作诗用力很勤,又以苦思著名,黄庭坚称他是“闭门觅句陈无己”。作诗要关起门来作,而且不是作,是“觅”,是苦苦搜索,可见其作诗之难,也可见其作诗态度之认真。由于他这种苦思冥想,他的诗一方面经过刻苦的锤炼而除去了浮华的辞藻,显得较有骨力,风格瘦硬而劲峭;但另一方面也不免雕琢过分,结果往往诗意不贯。

《春怀示邻里》

断墙着雨蜗成字,老屋无僧燕作家。剩欲出门追语笑,却嫌归鬓着尘沙。风翻蛛网开三面,雷动蜂窠趁两衙。屡失南邻春事约,只今容有未开花。

《别三子》

夫妇死同穴,父子贫贱离。天下宁有此?昔闻今见之!母前三子后,熟视不得追。嗟乎胡不仁,使我至于斯!有女初束发,已知生离悲;枕我不肯起,畏我从此辞。大儿学语言,拜揖未胜衣;唤耶我欲去,此语那可思!小儿襁褓间,抱负有母慈;汝哭犹在耳,我怀人得知!

《绝句》

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回开。

《怀远》

海外三年隔,天南万里行。生前只为累,身后更须名?未得平安报,空怀故旧情。斯人有如此,无复涕纵横。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环球体育彩票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